欢迎光临快乐时时彩分析-快乐时时彩开奖预测软件!
总经理:汤健
联系方式
0513-55013016

地址: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江韵路368号

电话:0513-55013016

手机:13338822686

传真:0513-55013016

邮箱:648494813@qq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观赏竹

观赏竹

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(二)

来源: 2016-05-23 发布时间:2016-05-23 11:30:04 浏览量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竹与精神文化
       在我国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中,竹子因其特殊的审美价值和广泛的实际用途,在人们心目中有极高的地位。它传达与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审美趣味、宗教精神、价值观念、人格理想等文化内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节    精神生活
竹子因为具有特殊的观赏和审美价值,长期以来受到人们的青睐,对人类精神生活产生极深远的影响,显示着中华民族的情操和风采。
       一、审美
     (一)四季常青,和谐爽朗
       竹子虽无牡丹的富丽、松柏的伟岸、桃李的娇艳、杨柳的轻盈,但它青翠欲滴,四季常青,格高韵胜。山有竹则青,水有竹则绿。它长在哪里,就能给哪里带来超凡的风韵;它生在哪里,便给哪里染上脱俗的情趣。几簇翠竹,能把农家小院点缀得生机勃勃;数丛凤尾,可使高级宾馆凭添许多高雅之气。竹是绿的,它的绿不同于任何其他的绿。它绿得明净、深邃,富有生命力。身躯似碧玉装成,叶片如翡翠裁就。它那绿色好像随时可能从叶尖上滴下来,无怪人们说:“竹下品茶则绿色盈盏,竹下饮酒则翠绿满怀”。于是有晋代的“竹林七贤”在竹林中清谈,有唐代的以李白为代表的“竹溪六逸”隐忧于徂徕山的竹海中,纵酒酣歌,谈诗论文。因此,公园里、小桥边、或竹林幽雅清静凉爽,或竹径曲径通幽,给人以“人在画中游”之感,或几株翠竹挺立一角,楚楚动人。如果你有闲逸致,置身于青青翠竹的世界里,你会顿感心旷神怡,一切疲劳和烦恼都会抛到九宵云外,一种无限舒适和遐想便会油然而生。也许你会觉得自己已化作了一竿翠竹,融入了这绿色的行列中,投进了大自然的怀抱。郑板桥赞美到:“竹君子,石大人,千岁友,四时春,”真是恰如其分。
     (二)挺秀劲美,潇洒多姿
       竹子长得高大挺拔,枝叶疏落有致,千姿百态,潇洒脱俗。苏东坡说: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;无肉使人瘦,无竹使人俗。”竹子除了有清翠欲滴,四时一贯的色泽之美;也有挺秀劲美,潇洒多姿的形态之美;还有摇风弄雨,潇潇窸窸的音韵之胜;更有含露吐雾,滴沥空庭的意境之妙。有人说竹子“日出有清荫,月照有清影,风吹有清声,雨来有清韵”,这是从观赏和审美的角度,高度赞美了竹子的声、影、意、形“四趣”,竹子的这种独特的观赏和审美价值是其他植物无法相比的,这在历代文人的咏竹诗中有绝妙的总结:写声趣的有贾岛的“篱外青荫接药栏,晓风交嘎碧琅轩。”王维有“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”孟浩然有“荷风送香气,竹露滴清香。”韩翃有“山月皎如昼,霜风时动竹,夜半岛惊栖,窗间人独宿。”白居易有“阁前竹箫箫,阁下水潺潺。”这些诗句,诗情画意跃然纸上,情韵幽深。写影趣的有陆游的“清风凉地秋先到,赤日行天午不知。”写意趣的有《红楼梦》“潇湘馆”对联:“宝鼎茶闲烟尚绿,幽窗棋罢指尤凉。”有王维的《竹里馆》: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写形趣的有陈毅诗:“夹道万竿成绿海,风吹凤尾罗拜忙。”郑燮的诗:“一阵狂风倒卷来,竹枝翻回向天开。扫云扫雾真吾事,岂屑区区扫地埃。”
      (三)虚心有节,朴实无华
       竹子竹竿中空有节,挺拔秀美,超凡脱俗。古代文人对竹作了极高的评价:“根生大地,渴饮甘泉,未出土时便有节;枝横云梦,叶拍参天,及凌云处尚虚心。”竹子的虚心自持,高风亮节的品质常常作为君子人格的写照,因此竹子常成为诗人、画家等描写的对象。人们也以竹子来绿化、美化居室环境,人们在园林中造成竹林、竹径、竹篱等特殊景观而独树一帜,人们或植竹于墙角、楼边作为隐蔽那些不太美观的部分而当配角。竹子总是默默无闻地把绿阴奉献给大地,把美奉献给人类。不仅如此,竹子当它离开大地,被人各取所需时,它又表现了无私无畏、忘我牺牲的精神,它任你砍任你削,任你囿任你弯,任你踩任你攀,助人为乐,不分贵贱,不分高低。它不以作为清洁工人手中的扫帚而自卑,也不因作了画家手中的笔杆而自傲,它愿为一切喜爱它的人们而献身,朴实无华,高风亮节。
     (四)刚强正直,生命力强
       竹子的生命力很强,在恶劣的气候,严酷的环境中,一切凡草俗木都已枯萎,只有刚强正直的竹与松、梅、迎风斗雪,显示出不畏艰辛、刚强不屈的性格。因此人们说:“松、竹、梅,岁寒三友”。又说:“梅、兰、竹、菊,四君子”。对竹的刚强正直、顽强的生命力进行充分的肯定。竹子的适应能力强,家家可栽种,处处能生根。房前屋后,田头路边,深山野谷,到处可安家;不管松土还是顽石,不管是瘠土还是肥壤,它都能茁壮成长,真是“依依君子德,无处不相宜”。竹子的繁衍能力极强,竹子年年发笋形成新竿,一般三五年就可形成茂密的竹林,年年可砍伐。成语:“雨后春笋”本来是指竹笋发展迅速,生长快的意思,后来用来比喻事物发展迅速。竹子韧性好,宁折不弯,可以一剖到底。“势如破竹”一词就是突出竹子的此特点。
      (五)扶老携幼,造福人类
       竹子被称为“穷人的木材”、“第二森林”。竹子具有很好的涵养水源、固持泥土、调节气候、净化空气的功能。同时竹林植被也是许多珍稀野生动物的食物来源泉和栖身场所,便如熊猫以竹为食,野象以竹笋、竹叶为食,竹鼠以竹根为食等,它们与竹林群落组成了一种相互储存的生态关系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
       竹子对人类的要求少,对人类的贡献却很大,助人为乐,默默奉献。当你看到竹做成老人前行的拐杖,竹筐成为婴儿成长的摇篮的时候,你会觉得竹子有一种扶老携幼的精神;当你看到竹竿作为船夫逆水行舟的撑篙而搏击风浪,斗笠作为行者避风挡雨的工具而无所畏惧的时候,你又会觉得竹子有一种助人为乐的精神,当你唱起“月光下的凤尾竹”时,你的思绪会飞过千山万水,来到翠竹环抱的傣乡佤寨,被别具一格的竹楼和挺拔青翠的竹林所吸引,为居民生活用具无不取材于竹而形成的自然古朴、幽雅别致的民族画卷所震惊。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竹的天地出越来越广,竹子将越来越广泛地为人类作出贡献,正如诗人说的那样:“霏霏桃李花,竞向春前开。何如此君子,四时清风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二、象征
       竹子不仅以特殊的观赏和审美价值影响着人类的精神生活,而且竹子那特有的品质直接表现与象征着人的情感、思维、观念、价值、理想等,在“天人合一”观念和“比德”思维的作用下,竹子成为了中华民族理想人格的象征。
       竹子与中国人民息息相关。人们对竹子怀有一种深挚的感情,竹子是美好祥瑞的象征。《诗经•小雅》中有“如竹苞矣,如松茂矣”的诗句,后代以竹苞松茂比喻为根深本固,基业昌盛。竹代表吉庆福祉,绿竹数秆为“竹报平安”。白梅、茶梅、竹、灵芝、石、鹊为喜报早春。梅、竹、鹤、灵芝则为芝仙祝寿。
       竹在妩媚中带有挺秀,猷劲中显得潇洒,表现出爽朗的性格与和谐的韵致。竹林或竹园成为古来隐逸之士、贤达之士、文人雅士和艺术家们最喜爱的幽居之所。常见有竹林禅寺,竹又是佛教的代表植物。寺刹庭园每以竹石配置,取其清秀而不艳俗,森肃中显得庄严,“竹里清风竹外尘,风吹不到少尘生。此间干净无多地,只许高僧领鹤行。”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的这首诗,透露的就是那种超逸脱俗、高洁的清幽意境。修竹的青翠之色,竹林的静谧之景,人融于竹林之中,怎能不让人感到心境澄净呢。
竹虚心向上、坚定不移的品质常用来比喻全德君子,“未出土时便有节,及凌云处尚虚心。”郑板桥在《竹石》一诗中,精练地概括了竹的坚贞。竹子不是被风任意吹倒的墙头草,而君子也不是随波逐流的小人,所以黄庭坚说:“竹子美于东南不以节以文也。”正因如此,晋代的阮籍、稽康、山涛、向秀、阮咸、刘伶、王戎七人,崇尚老庄虚无之学,轻礼法,避尘俗,常聚于竹林之下,酣畅清谈,世称竹林七贤。唐天宝年间又有孔巢父、李白、韩准、裴政、张叔明、陶沔六人,在山东省泰安县东南徂徕山下之竹溪结社,诗歌流连,当时号称竹溪六逸。隐逸之士,陶醉竹林,流传后世成为佳话。
       王羲之的儿子王羲之(子猷),爱竹成癖,居处必植以竹,常说:“何可一日无此君。”苏轼也作曰:“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;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”此后,“居有竹”竟成为文人雅士追求住所的最高境界,被认为是生活上的一大精神享受。同时,竹在我国园林艺术中,也起了重大的影响。王世贞《万玉山房记》中说:“夫万玉者,万竹也。”以竹以拟于玉。居处种竹,不仅美化环境,而且能神其境而使人的感受达到至高的美学意境。竹在文人心目中,是益友,是良师,也是谦谦君子。
       竹子劲节挺拔,刚柔兼济,不畏霜雪,凌冬不凋,竹与松、梅一起被誉为“岁寒三友”,有着始终不渝、不屈不挠、执着追求的坚定品格。江遒在《竹赋》中咏道:“凌惊风,茂寒乡,藉坚冰,负雪霜。”所以,竹往往是人们歌颂仿效的对象。《礼记•礼器》中说:“礼释回,增美质,指则正,施则行,其在人也,如竹箭之有筠也,如松柏之有心也,二者居天下之端矣。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。”竹子的这些品质,与中华民族所崇尚的坚韧刚强的意志的内在心理相吻合。黄庭坚的《竹颂》中写道:“深根藏器时,寸寸抱奇节,遭时上风云,故可傲冰雪。”可见,在对竹子的描写过程中,有着中国人精神寄托的存在;在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中,也有竹子最美妙的安置。
       唐代许敬宗《竹赋》中写道:“惟修竹之劲节,伟圣贤之留赏,览山径而逖听,咏周诗而遐想,掩寰中而独秀,非庶物之所仰……”这里对于竹的形象,竹的风格,竹的性情,竹的布景,都作了具体而细腻的描述。
       白居易说:“水能性淡为我友,竹解心虚是吾师”,对竹作了很高的评价。他在《养竹记》一文中,更是以竹喻人生,晓以树德修身处世之道:“竹本固,固以树德,君子见其本,则思善建不拔者。竹性直,直以立身,君子见其性,则思中立不倚者。竹心空,空以体道,君子见其心,则思应用虚受者。竹节贞,贞以立志,君子见其节,则 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…….。”
       李昉力称竹子具有“刚、柔、忠、义”四德。他解释说:“劲本坚节,不受霜雪,刚也;绿叶萋萋,翠阴浮浮,柔也;虚心而直,无所隐蔽,忠也;不孤根以挺耸,心相依以擢秀,义也。”这是对竹子的全面的、高度的评价。竹被喻为全德君子。人们在景物配置上,以松、竹、梅为岁寒三友。又说,竹、菊、梅、兰为四君子。竹、松、梅、兰即为四友。梅、竹、石为三清。松、竹、梅、兰、石为五清。苏轼说:“梅寒而秀,竹瘦而泰,石丑而文,是为三益之友。”
       总之,中国历史文化的发展,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俱受到竹的影响,竹类对中国文化历来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,人们对竹也报以极大的尊崇和最高的评价。
        二、文学
        古往今来,挺拔秀丽、多姿潇洒的竹子曾吸引了多少文人墨客,引起了人们多少遐想,为此又创作了多少优美的咏竹诗词!
      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就有写竹诗五首,如《诗经•卫风•淇奥》中有“赡彼淇奥,绿竹猗猗”之句;《卫诗》中有“籊籊竹竿,以钓于淇。”此后,各朝代各典籍中都有竹诗记载。
《楚辞》中提到竹的句子有《九歌山鬼》中的“余处篁幽兮,终不见天。”“篁簬”为二竹名,都是造箭的好材料。篁为竹田或竹林。“幽篁万竿”常用以形容竹林盛茂。“幽篁”一词源出于此,篁又用作竹之通称。
        汉代东方朔作《七谏》:“㛹娟之修竹兮,寄生乎江潭上。葳蕤而防露兮,下冷冷而来风。孰知其不合兮,若竹柏之异心。往者不可及兮,来者不可待。”㛹妍娟秀形容竹之美。“修竹”一词,始于此篇。
       而竹文学兴盛开端于晋代。由于日常生活中各种竹器的使用,对于竹类植物渐渐有所认识,进而普遍接触,并投入关注。嵇含撰《南方草木状》,为我国最早的一部描述植物的书,书中将竹与草、木、果并列,竹为植物四大类之一。戴凯之撰《竹谱》,是世界最古老的竹类专著,对竹类更作了较详尽的记述。而且文人雅士以竹子作为感情抒发的对象,成为精神生活的寄托,于是“竹林七贤”成为佳话。
       南北朝时期,咏竹诗人特多,其中尤以南齐的谢玄晖(眺)可称得上是当时竹文学的大家。咏竹代表诗有:
       “窗前一丛竹,青翠独立奇。南条交北叶,新笋离故枝。月光疏已密,风来起复垂。有扈飞不碍,黄口得相窥。但恨从风箨,根根长别离。”
北齐萧放《咏竹》:“怀风枝转弱,防露影逾浓。既来月穴凤,还作葛陂龙。”
唐代以诗取士、吟诗的风气盛行,爱竹吟竹的诗人,最著名而具代表性的,当推杜甫、王建、姚合、白居易、王维诸大家。
       杜甫:“绿竹半含箨,新梢才出墙。色侵书轶晚,阴过酒樽凉。雨洗娟娟净,风吹细细香。但令无翦伐,会见拂云长。”(《严郑公宅同咏竹》)。
王建《乞竹》:“乞取池西三两竿,房前栽着病时看。亦如自惜难判割,犹胜横根引出阑。”
《杜中丞书院新移小竹》:“此地本无竹,远从山寺移。经年求养法,隔日记浇时。嫩绿长新叶,残黄收故枝。色经寒不动,声与静相宜……”王建不仅是爱竹的诗人,并且细心观赏竹的性质,研究竹的栽培方法。
       姚合《竹里径》:“微径婵娟里,唯有静者知。迹深苔长处,步狭笋生时……”  
       白居易:“梁园修竹旧传名,久废年深竹不生。千亩荒凉寻未得,百竿青翠种新成。墙开年见重添兴,窗静时闻别有情。烟叶蒙茏侵夜色,风枝萧飒欲秋声。更登楼望犹堪重,千万人家无一饍。”(和令狐相公新于郡内栽竹百竿,拆壁开轩,旦夕对玩,偶赋七音五韵)。
       王唯《竹里馆》是唐诗中写竹诗的最脍炙人口的一首: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作品中充满宁静清远的神思,与佛禅合一,因而有“诗佛”之称。
       唐太宗《赋得临池竹》:“贞条障曲砌,翠叶贯寒霜,拂牖分龙影,临池待凤翔。”
       宋之问《绿竹引》:“青溪绿潭潭水侧,修竹婵娟同一色。徒生仙实凤不游,老在空山人讵识。妙年秉愿逃俗氛,归卧嵩丘弄白云。含情傲睨慰心目,何可一日无此君。”
       历史上最有名的写竹诗人是苏轼和郑板桥。苏轼对竹子的评价很高,他在一首《于潜僧绿筠轩》中说:“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使人瘦,无竹令人俗,人瘦尚可肥,俗士不可俗……”清代杰出艺术家郑板桥,是“扬州八怪”之一,他的诗、画、书法称为三绝,其中尤以画竹最突出,他题于竹画的诗也数以百计,丰富多彩,独领风骚,他在《竹石》图的画眉上题诗道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地破岩中。千磨万难还坚挺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”高度赞扬竹子不畏逆境,蒸蒸日上的秉性。在中国革命史上,先辈们以竹题诗也颇多,其中以方志敏烈士最为典型,他自撰对联挂于卧室以自勉:“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,园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。”甚至自己的儿女也以松、竹、梅、兰命名,足见竹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。他在革命艰难关头写下了气贯长虹的史诗:“雪压竹头低,低下欲沾泥。一轮红日出,仍旧与天齐。”现代,许多人潜心研究竹子,对竹子的特性、作用进行了热情的歌颂。竹类研究专家薛纪如写道:“茎作鞭兮横地生,枝成秆兮独指天,叶变箨兮抱青笋,花难遇兮自成仙。”现代文人写竹的诗词更丰富,现代的伍锡学在《踏莎行•咏竹》中写道:“凤尾森森,龙吟细细,风来摇拽贫寒地。莫叹徒自抱负心,月明时有佳人倚。揽静储幽,流青洒翠,丝丝爽气堪餐饮。爱君潇洒爱君闲,爱君不喜扶残醉。”当代诗人郭小川在《咏竹》诗中写道:“一身光节,不让尘土染青枝。一派青香,不留歪风与邪气。”对竹的崇高气节进行了歌颂。
       自古至今,咏竹之诗词颇多,内容丰富多彩,大致可归纳为神话传说、赞美品格、抒情言志和记载用途等各类。现分别介绍如下:
      (一)表现竹与神话
       舜妃女英、娥皇泪洒竹竿而成“斑竹”的动人故事自古为世人传诵,晋代张华《博物志》记载:“尧之二女,舜之二妃,曰湘夫人,舜崩,二妃啼,以涕挥竹,竹尽斑。”“斑竹”之名即由此而来,它其实是桂竹的一个变型。由此出现了不少以此为题的咏竹诗。唐代杜牧在《斑竹简簟》中道:“血染斑斑成锦纹,昔年遗恨至今存。分明知是湘妃泣,何忍将身卧泪痕。”明代的李梦阳在《湘妃怨》中写道:“云起苍梧夕,日落洞庭阴。不知篁竹苦,唯见泪斑痕。”清代曹尔堪的《咏竹》诗中写道:“万派革泉泣几村,腴因百顷长龙孙。养成斑竹如橡大,到处湘帘有泪痕。”
     (二)赞美竹的品格
       这类诗很多,表现了竹子虚心、气节、坚韧和友情等各方面,现举例如下:
       1、虚心
        唐朝的薛涛《酬人雨后观竹》:“南天春雨时,那鉴雪霜姿。众类亦云茂,虚心宁自持。多留晋贤醉,早伴舜妃悲。晚岁君能赏,苍苍劲节奇。”南唐张泌《咏竹》写道:“树色连云万叶开,王孙不厌满庭栽。凌霜尽节无人见,终日虚心待风来。谁许风流添兴咏,自怜潇洒出尘埃,朱门处处多闲地,正好移云覆翠苔。”唐朝张九龄《和黄门卢侍御咏竹》中道:“清切紫庭垂,箴箴防露枝。色无玄月变,声有惠风吹。高节人相重,虚心世所知。凤凰佳可食,一去一来仪。”
        2、气节
邓拓《题画诗》中写道:“阶前老老苍苍竹,却喜长年衍万竿。最是虚心留劲节,久经风雨不知寒。”宋代王安石在《华藏院此君亭咏竹》中写道:“一径森然四座凉,残阴余韵去何长。人怜直节生来瘦,自许高材老更刚。曾与蒿藜同雨露,终随松柏到冰霜。烦君惜取根株在,欲乞令伦学凤凰。”宋朝的林学谦《咏竹》道:“劲节不肯俗,浓阴相映寒。数橡如何惜,时听报平安。”现代的刘伯根《咏竹》道:“岁寒三友松竹梅,高风亮节是堪夸。我爱翠竹尤为最,凌云虚心更可贵。”
       3、坚韧
宋朝楼钥《题徐圣可知县所藏杨补之画》曰:“梅花屡见笔如神,松竹宁知更逼真。百卉千花皆面友,岁寒只有此三人。”宋朝杨万里《咏竹》诗曰:“凛凛冰霜节,修修玉雪身。便无文与可,自有月传神。”现代文人李树人《咏竹二首之二》曰:“江南多玉竹,干挺节凌空。斑斑怨湘妃,灵根感孟宗。七贤临避俗,六逸倚吟风。清操厉冰雪,松梅堪与朋。”
        4、友情
唐代钱起《暮春归故山草堂》曰:“谷口春残百鸟稀,辛夷花尽杏花飞。始怜幽竹山窗下,不改清阴待我归。”宋朝画竹大师文同在《咏竹》诗中道:“故园修竹绕东溪,占水侵沙一万枝。我走官途休未得,此君应是怪归迟。”宋朝理学家朱熹《次韵择之咏竹》中道:“竹坞深深处,檀栾绕舍青。暑风成惨淡,寒月助清冷。客去空尘榻,诗来拓采棂。此君同一笑,午梦顿能醒。”
      (三)借以抒情言志
       1、竹趣
       唐代诗人王维《竹里馆》道: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目来相照。”朱熹的《丘子野表兄郊园咏竹》道:“移自溪商园,种此墙阴路。墙阴少人行,来岁障幽户。”明代王德操《咏竹》曰:“幽居思伴侣,唯有此君宜。萧飒既同我,清空亦可师。吟时声应和,步处影追随。不作人间态,炎凉意便移。”
       2.竹景
       唐代张南史的《竹》写道:“竹,竹,披山,连谷。出东南,殊草木。叶细枝劲,霜亭露宿,成林处处云,抽笋年年玉。天风乍起争韵,池水相涵更绿。却寻庚信小园中,闲对教竿心自足。”明代吴孔嘉《咏竹》曰:“几竿清影映窗纱。筛月梳风带雨斜。相对此君殊不俗,幽斋松径伴梅花。”明代李东阳《咏竹》曰:“秋雨烂百草,青青修竹林。解使秋风爽,还令秋色深。”
        3.抒情
       唐代杜甫《严郑公宅同咏竹》曰:“绿竹半含箨,新梢才出墙。色侵书轶晚,阴过酒樽凉。雨洗娟娟净,风吹细细香。但令勿剪伐,会见拂云长。”苏轼《咏竹》道:“南邻竹正茂,门巷不客宾。悬印君当往,囊金我患贫。翠旌梢乱起,犀角笋初匀。不惜图书卖,端来做主人。”宋代王希旦《咏竹》曰:“生涯何所有,满砌植琳琅。瘦影碎秋月,健梢横晓霜。且从喧鸟雀,终待集鸾凤。吟绕都念却,谁知此兴长。”
         4.言志
        清代李方:“波涛宦海几飘蓬,种竹关门学画工。自笑一身浑是胆,挥毫依旧爱狂风。”元代杨载写道:“风味既淡泊,颜色不妩媚。孤生崖谷间,有此凌云志。”清代郑板桥《咏竹》曰:“一阵狂风倒卷来,竹枝翻回向天开。扫云扫雾真吾事,岂屑区区扫地埃。’’
        5、感怀
        清代郑板桥一生酷爱竹子,常画竹题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慨。在他做县官时,常将人民疾苦放心间。写诗道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史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当他得罪权贵,不再为官时,写道: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囊萧萧两袖寒。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。”“宦海归来两鬓霜,更无心绪问银黄。惟余数节潇湘竹,做得渔竿八尺长。”
      (四)叙述竹类特点
       韩愈《谢郑公惠簟》中说:“蕲州笛竹天下知,郑君所宝尤环奇。体坚色泽又藏节,满眼凝滑无瑕疵。青绳倒翅蚤虱避,肃肃疑有青飙吹。倒身甘寝百疾愈,却原天日恒炎羲。”现代的杜世耕《十六字令•咏竹》写道“山,满山翠竹映蓝天,回首去,身没竹海渊。山,春风吹进空青山,环四周,新笋遍竹山。山,山上山下有奇观,一眨眼,笋柱顶石翻。山,甘洒汗水建青山,斩荆棘,植竹在溪涧。”现代的李少雄《咏竹三首》写道:“巍巍南岭下,垂首万千枝。不作折腰汉,但求青史书。”“楚天一隅尽良才,惟有谪诗难释怀。遍种幽篁驱古意,竹城秀色引仙来。”“亭亭百草身独秀,落落石苔影亦幽。举步何妨尘界外,甘随万户共风流。”
       总之,咏竹诗词是古典诗歌艺术大花园中的一朵奇葩,是中国渊源流长的竹文化中的精髓。这些诗篇隽句,表现了竹的自然天性、清雅风韵与独特品格,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和生恬的启迪,足中国竹文化中的瑰宝。

版权所有:快乐时时彩分析-快乐时时彩开奖预测软件 地址:南通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江韵路368号 电话:0513-55013016

手机:13338822686 邮箱:648494813@qq.com  /  技术支持:南通楚水网络